立即下载 知乎日报 每日提供高质量新闻资讯

瞧瞧,这些奇葩的进化啊

图片:葉一 / 知乎

在进化史上有没有特别有趣或者奇葩的进化?

葉一,生物科技从业者

www.ag88.com www.kampaamotukut.com @无 fa 可说 写了趋同进化,那我就写几个协同进化(Coevolution)的例子吧

PS:其实我更愿意用“演化”这个词

所谓的协同进化,是指两个相互作用的物种在进化过程中发展的相互适应的共同进化。一个物种由于另一物种影响而发生遗传进化的进化类型,它们可以是相互协作,也可以是相互抑制的。因此协同进化的例子都是两个或两个以上的物种一起发生的。

兰花与飞蛾比长度

兰花酝酿了甜美的花蜜目的是让飞蛾在采食的时候帮助自身传粉,本来飞蛾采蜜,帮忙传粉互惠互利,但有的飞蛾却不愿意慢慢“进化”出了长长的舌头,这样就可以既采花蜜又不用粘上花粉了。没办法兰花让自己的花蜜藏得越来越深,而飞蛾也“进化”出越来越长的舌头。最终变成了一下这幅景象。

来个动图展示一下这个有趣的过程

  1. 飞蛾把长长卷曲的“舌头”捋直

2. 对准兰花

3. “噗”一下插入吸取花蜜

果蝇和拟南芥相互遏制

一种称为Scaptomyza flava的果蝇一辈子都居住在拟南芥上,它们的幼虫会在植物上打洞而且以植物组织为食,不断消耗植物的营养。而拟南芥也不甘被寄生,它会分泌出一种蛋白影响果蝇幼虫的消化系统,让他们行动变慢,甚至把它们杀死。要么你把我吃光,要么我让你中毒,果蝇和拟南芥相互抑制对方的生长。

黄蜂和病毒“狼狈为奸”

黄蜂会将自己的卵子生产在其它动物的幼虫中,然后这些卵就会把宿主作为自己的食物来源。幼虫当然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因此它也会分泌各种蛋白来抵御黄蜂卵的生长发育。那它是如何抵御幼虫的攻击呢?

在 1 亿年前一种叫 nudivirus 的病毒感染了寄生黄蜂,把自己的基因组嵌入进黄蜂的基因组。而寄生蜂这时候也刚好利用了病毒产生的毒素,让它能更好地将卵寄生在其它幼虫中,同时也就“允许”病毒跟着自己的基因组不断繁衍下去了。

相爱相杀的雌雄鸭子

这个是上面提到的飞蛾和兰花的例子有异曲同工的地方,但不一样的是这个趋同进化发生在同一个物种的雌性和雄性上。雄性鸭子为了可以“到处留种”,让自己的精子有更多机会能够在交配期到不同的雌性中,有 35%的交配是雄性霸王硬上弓让雌性屈服的(下图)。但对于雌性来说,它更加希望能够和它认可的雄性交配,因为这样能够让自己的基因更好地传递下去。

于是雌性就进化出了螺旋形的生殖道,这样雄性在交配中就没有办法很快地将生殖器穿过对方生殖道再留下精子。其实雄性也不甘示弱,慢慢进化出了相适应的螺旋形阴茎,帮助自己能够更快更好地让雌性受精。

“金蛙” vs 水蛇,动物版的情花 vs 断肠草

在一种名为Phyllobates terribilis蛙类皮肤上分泌有剧毒的物质,一只青蛙的毒液能够杀死超过上万只老鼠。毒液主要是影响钠离子转运的神经毒性,毒液让这种蛙基本在大自然没有天敌。而一种名为Liophis epinephelus的水蛇却进化出了特别的神经传导机制,从而能够抵御这种神经毒性。因此它能够以这种“金蛙”为食。

参考资料

https://www.the-scientist.com/features/the-hidden-side-of-sex-37260

Wasserthal, L. T. (2015). Angraecum-Orchideen und langrüsslige Schw?rmer, Best?ubung und Evolution. Die Orchidee 66(3), 175-181.

https://listverse.com/2015/01/15/10-sets-of-species-fighting-an-evolutionary-arms-race/10 Sets Of Species Fighting An Evolutionary Arms Race - Listversehttps://listverse.com/2015/01/15/10-sets-of-species-fighting-an-evolutionary-arms-race/

“Venomous Bites from Non-Venomous Snakes: A Critical Analysis of Risk and Management of “Colubrid? Snake Bites

扫描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

支持 iOS 和 Android
二维码下载知乎日报
阅读更多 为什么人会喜欢闻臭味? www.ag88.com